1130346.png

前言


  2020年3月,我从工作了两年的公司辞职。自我第一份工作开始,已经过去了三年,也是我踏入社会的第一个三年。这三年,从初入社会的懵懂,到体味生活的百(du)味(da)。有加班到深夜的心酸,也有冒雨拎着大包小包搬家的无奈,有挤公交时脸贴在门上的窘迫,也有发工资后大搓一顿的片刻惬意。。。三年来,增长了知识与技能,也失去了许多头发与纯真;


回望

第一份工作

在这三年里,除去实习期的几个月,总共换了两份工作。第一家公司是做医疗器械的,担任硬件研发,说是硬件研发,其实软件、硬件、测试都是我一个人,独立做出来1个产品,小批量投产,参与研发2个,投产一个,流产一个(老板决定不搞了)。在那里待了一年,学到了挺多(都是自己业余时间学的),这也为我后来跳槽到第二家公司增加了不少筹码。

感兴趣的可以看看:记第一次跳槽——工作一年的回望



第二份工作

第二家公司主要是做通讯加密设备的,工业物联网安全领域。担任嵌入式软件工程师,这次是纯软件了,有专门做硬件的同事负责硬件部分。当然,硬件基础还是要有的,不然电路图看不懂,怎么写代码。在那儿参与开发了5个项目,都是嵌入式软件,好像都投入市场了。期间,因产品测试需要,还要负责给测试的同事写上位机。

这那儿的两年,也是我成长较大的两年,学习到了挺多。了解了团队开发的重要与高效;见识到了谦逊平和的资深大牛;也认识了许多和蔼的同事、朋友和领导;大公司的好处是流程更加规范,各项制度也更加透明与合理。

但,我还是从那儿离职了

离职的原因很简单:公司目前给的薪资无法满足我的要求,涨薪幅度未达到我的预期。那是不是我狮子大开口了?其实不然,这公司此岗位的薪资,只能勉强算同行业中等水平。以它当时的业务结构和业务量,那个岗位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技术,说白了:管理层认为,这个岗位所做的贡献就值那点钱,也不想再多给了。

还有一个原因是:预感到了可能存在的职业天花板,做嵌入式软件开发,特别是如果只搞单片机、外围驱动的开发,工资再怎么提,顶多是给到同行业的前列,这还要看老板的心情。如果一直执拗地待在这里面,随着年龄的增长,压力会越来越大,因为基础较好的应届毕业生,公司培养个半年或一年,一样也能做这些工作,到时候公司是要充满干劲年轻人呢?还是“经验丰富”的老人呢?


思考与准备

这个问题,是我在那里工作一年之后,也就是我工作的第二年认识到的。万一目前的工作到达天花板,应该怎么办?要怎么去突破?解决办法就是:丰富自己的技能树,点亮职业规划中的技能点

于是我很早就开始学习Linux开发,开始了解Linux相关的知识、岗位,以及所需技能,因为我的职业规划就是打算往Linux应用开发方面去走的。从《鸟哥的 Linux私房菜》、《深入理解计算机系统》、《数据结构》、《Linux命令行与shell脚本编程大全》、《嵌入式Linux基础教程》、《Qt5.9 C++ 开发指南》等等,当然,这些书没有全部深入地看完,鸟哥、计算机系统、Qt和shell脚本重点看了,还买了块4412开发板,一边看书,一边就着开发板视频,进行实操,期间还复习了一遍《C++ Primer plus》,虽然依旧看地云里雾里,但一些平时较模糊的知识点有了更深的印象,对整个知识体系也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。

记得贸易战最激烈的时候,因为公司业务的特殊性,一些关键芯片被限制使用,我们不得不使用国产相关芯片进行替代,意味着要更换平台重新开发,虽然一些参数比不上进口的,但要求必须使用国产,也没有办法。那段时间,为了赶进度,几乎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,一周6天,是真的 9-10-6 。那时候下班到家11点,洗漱完就快12点了,再看半小时书,差不多凌晨1点左右睡觉。每每到了周末,就是最幸福的时候,可以一觉睡到下午3-4点,起来骑小电驴带着女朋友出去逛一圈,去大搓一顿,或者买点菜回来做一顿好吃的,就是最幸福的时刻。

在那里的第二年,也就是工作的第三年,是我进步较大的一年,也是头发掉得最多、最快的一年.....


离开

2020年的疫情打断了许多人的计划,而我也是其中之一。

原本公司的年终奖是年底准时发放的,我满怀期待地等着领年终奖回家过年,然而到了腊月二十五,公司管理层突然宣布:因筹备上市,年终奖需要明年(2020年)2-3月份才会发 ??? 上不上市跟年终奖什么时候发有什么关系? 我TM...合着让我今年两手空空回去呗?行,算你狠!

我腊月二十七回到家,二十八的时候,公司群里他们聊得炸开了锅,都在问为什么不发年终balabala,然后骚操作来了,二十八晚上来了个通知:考虑到春节和疫情的原因,公司领导决定提前预支2020年1月份工资的一半,到各位账户中。这...我是看不太懂这波操作。

过完年,我初五就从家里跑出来了,在家待了9天,正好在封路前一天,回到广州。原定于初七开工的,推迟到了初十,开工第一天,老板依旧跟往年一样给了个红包,100块。话语里透露着今年形势无比的严峻,希望大家今年要更加努力,争取公司早点上市,到时候好处肯定少不了大家的。emmmmm,云上市么?连画饼都懒得画,云画饼了?至少说说股权怎么分,分多少,以什么机制进行股权奖励吧?.....什么都不说,我信你个鬼!

开工之后,又接到一个新项目,大概3月初完成了Dome全部测试,于是我向财务小姐姐询问什么时候能发年终奖,得到的结果是:没接到领导通知。到了3月10号发工资,第一季度已经快要过去,工资卡里仍然没有年终的影子,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,我仍然硬着头皮去问财务,财务也不知道,去问产品经理,得到的答复是:受疫情影响,年终得推迟发放,估计6-7月份吧。

于是,我提交了辞呈。


交接

在提出辞职之前,我网投了广州几家公司,开的条件都还不错,薪资涨幅在50%~80%,工作更偏系统一点,都是Linux系统、应用软件开发方面,基本告别单片机了,这与我的职业规划一致。此时远在家乡的几家公司,也联系到了我,问我有没有意向回家乡发展,给的薪资虽然没有广州优越,但以家乡的薪资水平来看,也很不错。

按照法定流程,提交辞呈之后有一个月时间进行交接。我提交辞呈之后,上面是不想让我走的,但我一刻都不想在那儿待了,既不给涨工资,还要扣押着年终奖(有没有都还是个问题)。因为疫情影响招不到人来跟我交接,安排的是同一组搞Linux应用的同事与我交接,这里就有个很扯蛋的问题了,那位同事对底层并不了解,而傻逼产品经理却让我一行一行代码跟他交接,得让他全部搞懂了,才能走。我当场就怼了回去:你傻逼么?人家对底层,外围驱动这些都不了解,要我一行一行教?就算我愿意教,不先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学?用不着这样恶心人,一个月时间,到了我就走人。

虽说怼完产品,心里刺激地很,但交接工作还是得认真搞的。以前做过的项目,按名称、时间进行打包,撰写文档、整理代码,特别是自己编写的驱动代码,关键位置都作了较为清晰的分析与注释,对各个功能模块的耦合关系、各个API的使用、程序架构等都以文档形式作出详尽说明。好聚好散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交接的那段时间,是我工作以来过得最轻松的,因为以前养成的习惯,会在代码关键位置都写上注释,所以整理起来很快,基本上就跟记流水账差不多。也不用写周报了,没事就玩玩手机,偶尔跟交接的同事交代or讨论一些问题,准点下班,回到家打打游戏,或者更新博客。

最后,在3月底就交接完成了,不到一个月。
(后面通过聊天得知,在我离职之后,跟我交接的同事也辞职走了...)


去留

交接完成之后,面临着一个问题,是继续留在广州,还是回家乡发展?这个问题,思考了一个礼拜之后,我选择了后者。

原因很多,或许是厌倦了大城市的喧闹与快节奏,或许是高企的房价与拥挤城中村,亦或许,是对家乡的思念吧~,其实,待在三线小城市也挺好的,下班了有空约三五好友撸个串、吃个饭,周末打理打理花园和菜园子,或者带父母,女友周围转转。

庆幸的是,家乡有本专业同方向的岗位,也非常感谢新公司对我的信任与支持,虽然是一个人独自开发一个新项目,但这并不能难倒我,加油吧~


总结

  • 不能停止学习,得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,点亮技能树
  • 保持忧患意识,保持对新事物、新技术的好奇、渴望
  • 有自己的规划,对作出的每一个决定负责
  • 对技术保持谦卑,对生活保持热爱~
  • 不听老板画饼,不要听信云上市~


最后

感谢三年来一直陪伴着的女朋友,工作三年,这三年来两个人一起共同经营筑起这个小家,在我决定回家乡时,她也跟着我回来了。今年底,我们将步入婚姻的殿堂啦,从大二认识,到工作,再到结婚,五年的时间,1300多个日夜,谢谢你的一直陪伴~


最后,祝每一个人幸福、快乐!

最后修改:2020 年 10 月 31 日 10 : 14 AM
您的支持就是我持续更新的动力!